分文无收的好工作 通向美国社会的秘密小道

一个在悉尼, 一个在费城, 同是初到陌生国度的移民, 入地无门时都选择无偿付出, 却由此发现通向当地社会的秘密小道.

三份义工的启发

Jayne在移民澳大利亚前在上海的一家大型国企担任人事经理。来到澳洲仅仅九个月, 她就被当地最大的娱乐机构录用, 从事合同管理工作。从她办公室的窗户望出去, 正是悉尼著名的情人港。”大家都说我运气好, 我心里很清楚, 这好运气是通过难以想象的努力换来的”。

2010年, Jayne全家通过技术移民来到悉尼.最初的大半年, 丈夫留在国内处理事物, Jayne带着三岁的女儿, 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度, 展开新生命的旅程。她想给女儿和自己都有个学习和适应新环境的机会,于是她将女儿送进日托,自己则参加了澳洲政府为技术移民提供的英语就业计划(English Employment Project)。培训中,老师建议她从做义工开始积累本地经验。“在澳洲,任何工作都要有推荐人。义工是无偿劳动,对你的报酬就是一份靠谱的推荐信,”Jayne说。

于是, Jayne在网上联系了当地一家知名义工组织。面试后,对方推荐给Jayne三份工作,都是一周上一天班。”那就三份一起做吧, 反正也有时间!”Jayne想。于是, 刚到澳洲的第三个月, Jayne开始上班了。

周一,她在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慈善杂志社做办公室助理,负责接电话, 打印文件。杂志社经常举办募捐活动, 吸引来很多志愿者的帮助。Jayne因此每次去上班都能认识不同的志愿者。这样一来,她便不再孤单了。

周三,Jayne在一家教会性质的二手商店做管理员,负责理货收银。她发现店里人都不擅长算数,每天结账要花很长时间。于是她就主动帮忙结账,算得又快又好。“省了大家的时间。早算完都早回家!”Jayne笑着说。她很喜欢这份工作,也喜欢店里的同事。这些同事大多是退休以后来发挥余热的,对她这个新移民很热心。无论买车或是选专业读书,他们都乐于给建议。Jayne离开时,经理还特地为她开了个欢送会。就是这位经理, 向她现在的雇主做了完美推荐, 对她的性格,工作态度和为人处世给予了高度肯定。Jayne说:“虽然这份工作没钱赚,还要倒贴车费,但还是赚大了!”

此外,每周她都会抽出一两天去癌症协会做项目协调。“因为妈妈患癌症离世,我很理解癌症病患和他们的家属,也觉得有亲近感。”这家癌症组织在澳洲具有很高的知名度, 招聘也是层层筛选。通过两轮面试,Jayne幸运胜出!上班那天, 她穿上搁置已久的职业装, 略施淡妆, 配上印有自己照片的工作证, 大步走进气派的商务楼。“这份工作给了我一个直接接触本地大公司的机会,我喜欢那里的人文环境,弹性工作制度和活泼的人际关系。”

就这样, Jayne一边义工一边关注工作信息, 不间断地投着简历。九个月后, 机会终于眷顾了勤奋的她。后来她问上司为什么录用自己? 上司说正是这几份义工经历让她脱颖而出。上司认为虽然她到澳洲时间不长,但是一直很活跃,无偿帮助公益性组织,体现出她的爱心和社会责任感。她涉足的不同工种也充分显示出她对生活的热爱,对适应新环境的主动性,以及性格里的其他正能量。这些素质与学历和工作经验同样重要。

中国 “绝望主妇”

初到美国的五个月里,我整日无所事事:睡觉,上网,接送孩子,准备晚餐, 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内容。我以为自己终于过上传说中女人们向往的生活。直到有一天,我躺在床上不愿起来。不是病了,只是突然失去了起床的动力——我能起来做什么呢?重复无所事事的生活吗? 我仿佛看见自己正被某种力量拉着脱离地面,脱离社会和他人, 在空中变成绝望的孤岛。然而我训练有素的大脑和年轻的肌肉却驱策着我去工作,去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在此后的一个月里,我开始尝试在网上找工作。参加了各种面试后,我发现大多数的工作是关于商场促销或市场调研,完全不适合我。我几度想要重拾国内旧业, 又对自己的英文没有信心。就连加入当地新人活动也让我望而生畏。

正当我的自信心落到谷底时,Jayne向我伸出了援手。

发现秘密小道

听完Jayne的经历,我眼前的世界突然变得明亮起来。时不可待,我立刻在网上展开搜索。让我惊讶不已的是, 美国社会对志愿者的需求几乎无处不在: 红十字会,博物馆,学习机构和各种非盈利组织都提供各种义工机会。我饥渴地阅读着每一条信息,研究美国社会的需要。那一刻,我似乎发现了一条通向美国社会的秘密小道。可是,什么项目才最值得我无偿投入时间和精力呢?

当我看到Women’s Way——个在费城地区为女性服务的非盈利组织时,我一直梦想为女性和儿童服务的心愿被深深触发了。我的直觉说,就是她了!

我立刻给他们发送了一份特热情洋溢的求职信, 接着是第两封。两周过去了, 对方没有任何回应, 内心热情的火苗在等待中摇晃着。我告诉自己再试一试,没人有理由拒绝这种不取分文的热情!这一次, 我在网上直接找到总裁的邮件地址, 送上了我的第三封义工申请信。我的坚持终于有了结果。很快, 我就被邀请去参加面试。在一番愉快的谈话之后, 我被录用了! 这是我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, 我的正式头衔是市场部实习生。那天, 我骑着自行车一路飞驰回家。到美国的半年里, 我的心第一次飞扬起来。

此后每周两天,我送完女儿后就骑车穿过费城最繁华的的商业中心去上班。早晨的费城街道是如此繁忙:有穿的奇形怪状的学生,还有拿着咖啡急速行走的白领。街边小贩的车里飘出煎培根的香味,引来长长的队伍。与过去几个月来昏沉沉的居家生活相比,我感到自己的生活重又鲜活起来!

为了接送孩子,我把工作时间定在9点到2点。5个小时里,我就像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超高速运转,边学边做。凭借过去多年市场工作的经验,我总能将任务完成得又快又好,让经理十分惊喜。我更想利用短暂的时间, 好好学习这家著名组织的常青秘诀,所以每次完成手头的工作, 我都会询问其他部门有什么要帮忙的,什么都行:塞200个信封,登录150个数据,整理300个登记信息。大家每次请我帮忙都说:”Sorry, I know it’s very boring.”我却丝毫不觉得无聊。而是把重复工作变成挑战自己工作效率的游戏。大家实在找不出活给我时,我就自己查看历史资料,从每一个经手的项目中延伸对整个组织,乃至美国社会的了解。

育美的诞生

很快, 我的工作赢得了Women’s Way的信任,我被邀请加入她们的两大组委会,负责审核其他申请资助的组织,以及筛选并提名“无声女杰”获奖人。让我感到震惊的是, 在美国, 为女性提供帮助的非盈利组织种类繁多, 服务对象也多是被人们忽视的人群。有的组织帮助被监禁过的女性重返社会; 有的辅导怀孕少女如何为人母, 并鼓励她们继续学业。而”无声女杰”的候选人个个也都让我敬佩和感动。她们中有身患艾滋病的穆斯林女子, 她勇敢以身说法, 向缺乏艾滋病防患意识的穆斯林社区提供教育; 有为妇女权益呐喊的女斗士, 她到处奔走, 为性贩运的受害者提供帮助和治疗; 还有与世俗理念抗争的女创业家, 她把”科技女孩”的项目推向中学, 告诉女孩们科技不只属于男孩。在这些美国无声女杰的影响下, 我内心逐渐产生了一个模糊的想法 —这个世界上一定也有些事情等待我去完成!

一天在Women’s Way的第十届年会上, 我被邀请在一个题为I am raising because(我为…..奋起)的题版上写下心愿。一个念头迅速在我脑中闪现, 当我看到自己写下的心愿时, 我突然明白那件等着我去做的事情是什么。我写道:”中国女性和儿童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!” 对, 我要把这些帮助女性的资源传达给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女性。美国为非洲裔和西班牙裔女性提供很多专门的资源, 给予华人女性的帮助却非常少, 这让我看到改进的机会。

在Women’s Way做义工的经历让我看到美国社会更深沉的东西。在付出自己努力的同时,我觉得这个城市逐渐接受了我。通过帮助别人,我看到他人的生活以及他们所面对的困难和挑战。我不再是一个孤岛。我终于了解自己在这个社会的价值和作用。我想为自己, 也为在美国生活的华人女性做更多事情。就这样, 我开始采访并把华人女性在美国的故事写了下来。

就这样, <<育美>>诞生了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You May | 育美 » 分文无收的好工作 通向美国社会的秘密小道

赞 (0)

评论 0